企業股權融資中最忌諱的五大點

  • A+
所屬分類:股權融資
企業融資平臺

企業在股權融資的過程中,往往會陷入一些誤區,在影響企業成功融資的同時,也會為企業的后續發展埋下隱患。

一、企業對投資方的期望值太高

企業希望通過融資,在獲得資本的同時,還能獲得各種產業資源。中國有很多的優秀投資者和投資機構,但更多的投資方都是財務投資者,很難為企業提供產業資源。投資方往往都急于收回成本和利益,在企業上市過了解禁期就開始準備退出?,F實往往是殘酷的,企業也不應對投資方持有太高的期望;只有借助投資方的資本,結合自身的努力,才能達到迅速發展的目的。

二、股權融資越多越好

融資并不是越多越好,一般情況下,企業在天使輪融資是百萬級,A 輪融資是千萬級,B 輪以后是億級。上輪融到的資金,能支撐到下一個里程碑就可以了。如果一開始就爭取大量融資,未來稀釋股權的空間就比較小,不利于創始人控制公司;而且,過多的融資往往也意味著資金很難得到有效利用——出讓了股權卻不能有效利用融資,這對企業創始人來說顯然不是好消息。另外,如果企業上市申報前融資太多,會造成企業資產負債率過低,就很難解釋募集資金的必要性,在發行審核時也會遭遇困難。

三、股權融資限制性條件多

有的創業者,在天使輪融資就簽訂對賭協議。進行天使輪融資時,企業的發展模式還不清晰,若是在這時就為企業加上各種約束條件,不僅會影響創始人開拓市場的規劃和節奏,也會給企業發展留下隱患。

山東瀚霖是一家以石油副產品輕蠟油為原料,利用微生物發酵法從事長鏈二元酸系列產品及下游產品研發、生產及銷售的生物高新技術企業。在成立之初,企業憑借自己領先的技術水平和中科院教授擔任首席科學家的名號,很快就在市場上產生了巨大影響。山東瀚霖在融資計劃書中宣稱,2010 年,山東瀚霖就將建成世界最大的長鏈二元酸生產基地。

2010 年,山東瀚霖開始計劃上市。第二年,他們以2012 年上市為對賭標的,吸引了硅谷天堂、中興合創等27 家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權融資)機構的14.08 億投資。山東瀚霖表示,如果企業不能在2012 年上市成功,就會回購投資機構的股份。

可是2012 年,山東瀚霖還是宣告上市失敗,而公司的創立者根本無力償還這14.08 億的融資。2014 年,山東瀚霖的股權被凍結,但投資機構的投資卻已徹底無法追回。至此,27 家PE 退出無望,14 億打了水漂。

像山東瀚霖這樣,冒險通過限制條件進行大規模融資,結果陷入雙輸局面的企業還有很多。因此,企業在融資過程中,絕不能為了大規模融資而將企業的前途命運作為賭注,否則一旦賭博失敗,企業就將立刻陷入絕境,甚至可能在無休止的官司中最終走向破產。

四、一份商業計劃書就可以融到資

很多企業融資時,都會安排專職人員制作商業計劃書或融資計劃書。商業計劃書對融資的成功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商業計劃書一定要注意宣傳的真實可信性,避免過于主觀、夸大宣傳、可信度較低、專業性不夠等問題。否則,企業的信譽就可能受損,融資自然也不可能完成。

目前,隨著中國金融產業的迅速發展,很多企業都開始嘗試以融資的辦法獲取資金。但是,也不乏一些心懷叵測的“皮包公司”,只通過一紙商業計劃書和無數夸大其詞的吹噓,就騙取了投資者信任的案例。這些案例,使得投資者們開始提高警惕,而這也提高了企業融資的難度。企業想要爭取到融資,必須要做好各方面的準備,以事實說服投資者。

五、預期的企業估值就是投前估值

很多企業融資時,不能區分投前估值與投后估值,直到簽協議時才明白其中的差異。比如企業估值1.6 億元,投資4000 萬元,如果企業在投資之前的估值是1.6 億元,那么考慮4000 萬投資款因素,投資時企業整體估值2 億元,4000 萬占20% 股權;如果1.6 億元是投資之后企業的價值,那么4000 萬股權占25% 股權。兩者之間的差異,就要看企業估值是否包含了4000 萬的融資。

理論上,企業價值都是未來收益折現過來的。企業未來收益預測如果只考慮現有的資金實力,那就是投前估值;如果考慮了即將引入的融資,那就是投后估值。企業做盈利預測時,建議把即將引入的融資考慮進去。

創始人一定要認真學習資本運作知識,充分認知股權融資的精髓所在,只有走出股權融資的誤區,才能決勝千里,讓融資為企業插上騰飛的翅膀!

  • 客服微信
  • 加好友免費咨詢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碼關注新資訊
  • weinxin
企業融資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