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中小企業困局?

  • A+
所屬分類:融資知識
企業融資平臺

中小企業活,則中國經濟活。破解中小企業困局已成為2020年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

1月8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堅決有力抓好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而前一天,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第十四次會議專題研究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并部署相關工作。會議要求,要持續加大金融對中小企業發展的支持力度,盡快研究出臺進一步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相關舉措。

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近期多次重要會議頻頻發聲紓困和支持中小企業發展,足見中央對這一問題的重視程度?!胺€”是2020年經濟工作的主線,穩中小企業則是穩經濟的重要抓手。

穩經濟、穩市場預期與激活中小企業密切相關

對于中國經濟而言,中小企業發展是經濟穩定增長的發動機,是滿足就業需求的蓄水池。在我國各類企業主體中,中小企業占據了90%以上的企業數量,吸納了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陳道富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小企業在解決就業問題上具有突出作用,目前經營上面臨較多困難,尤其是資金困難。穩經濟、穩市場預期與激活中小企業密切相關,也是民營經濟的主要形態。因此,需要高度重視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宏觀室副主任、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研究員湯鐸鐸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在我國本輪經濟下行過程中,中小企業無疑承受了較大壓力。除了融資難融資貴的痼疾以外,環保督察、稅收征繳和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都不同程度地加大了中小企業的經營難度。在金融風險得到有效防控、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之際,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持續加大支持中小企業的力度,切實緩解其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是有的放矢、符合理論邏輯的。

多重因素困住中小微企業融資腳步

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接連出臺一系列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政策,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所緩解。

從數據上看,截至2019年10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3.3%,比全部貸款增速高近11個百分點,利率下降0.64個百分點。2019年10月下旬中國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表示,2019年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下降已超1個百分點,五家大型銀行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是2.52萬億元,增幅是47.9%,超額完成全年目標。

然而,從實際情況看,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未能達到治本之效,中小企業經營壓力依然存在,需要持續加大金融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力度,切實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數據顯示,2019年12月,大、中型企業PMI分別為50.6%、51.4%,均位于臨界點之上,而小型企業PMI為47.2%,仍位于臨界點之下。顯然,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小型企業面臨的經營困境依然突出。

陳道富對記者說,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既與經濟轉型相關,也與中小企業的經營環境、經營能力有關,有些還與前幾年的過度擴張和多元化有關。當然,也與金融體系還沒有發現中小企業的真正價值,并提供有效的金融市場和產品有關,特別是非主流的融資機構和體系。從現在來看,企業資金占用主要是應收賬款和票據,與地方政府、國企的欠款有關,也與應收賬款和票據的流轉不暢有關。

多舉措合力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如何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此次金融委會議提出“四個要”,即要圍繞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多渠道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要繼續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

陳道富指出,從金融委會議的部署來看,目前仍主要集中在政策和中小銀行兩個方面:一是結構化貨幣政策和差異化監管,形成合適的考核評價。二是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發揮政府融資擔保作用,完善企業信用信息平臺,為銀行中小企業融資創造條件。

“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需要從金融部門入手。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立健全現代金融體系?!睖I鐸建議,一方面要切實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只有真正推動改革,打破既有利益格局,降低社會融資成本,中小企業融資成本才有降低的空間。另一方面要讓中小企業只承擔市場定價的風險溢價,而不要背負太多由體制障礙造成的額外負擔。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研部副主任王小廣也建議,應盡快建立中小企業政策性金融機構,以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 客服微信
  • 加好友免費咨詢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碼關注新資訊
  • weinxin
企業融資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