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融資如何陷入“融資坑”

  • A+
所屬分類:創業融資
企業融資平臺

對于創業者而言,融資是一個信息非常不對稱的事情,絕大多數創業者在融資上經驗為零。

阿爾法公社創始合伙人CEO許四清。

阿爾法公社的創始合伙人許四清謙遜開朗,擁有20年以上IT、互聯網及電信行業的工作經驗的他,憑借對互聯網行業的深厚了解,系統化的做批量天使投資,發掘具有潛力的企業。

許四清做早期投資的原因很簡單:自己創過業,所以對創業和創業者更理解,也更敬畏。許四清曾經三次創業,于2010年10月作為COO帶領ChinaCache在納斯達克上市,也帶起了中國第二批互聯網上市浪潮。但即使這樣,ChinaCache還是經歷過兩次現金流危機,曾經最危險的時候,300多人的公司賬面上只有一萬塊錢,九死一生。

三次創業經歷讓許四清發現,風險投資機構只是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相比初創企業,成長期的公司更容易獲得融資,因此天使投資對創業者而言更為重要。

在企業產品尚未成型,最急需資金支持的最初起步階段,早期投資就顯得彌足珍貴。許四清選擇做早期投資,主要做幾件事:

第一,深耕賽道。通過建立行業圖譜,系統研究目標賽道,結合二十多年的行業經驗,整合行業頭部公司資源,像一個農民一樣Farming,而不是獵人一樣Hunting?;谶@一邏輯,許四清目前已經投出了云服務、人力資源SaaS、金融科技等領域的多家頭部公司。

第二,對接行業資源,重度幫助創業者?,F在的大型公司也會焦慮,擔心某個小領域殺出顛覆者,用非常優秀的產品,顛覆原有的行業格局。而許四清所做的,就是把創業團隊的產品與大公司的業務、資源進行對接,做深度結合,既能使小團隊快速上一個臺階,讓創業團隊能夠快速融到A輪,又能減輕大公司的焦慮,實現雙贏。

第三,幫助融資?!皬奶焓馆喌紸輪的過渡,對很多公司而言,基本就是個生死劫,” 許四清坦言。早期階段,公司雖然開發出產品,但還不夠完善,收入較少,下一輪融資,需要獨具慧眼的后一輪投資人去發掘,如果融不到錢,就無法走到后一個階段。

創業融資如何陷入“融資坑”
阿爾法公社兩位創始合伙人許四清和蔣亞萌。

對于創業者而言,融資是一個信息非常不對稱的事情,絕大多數創業者在融資上經驗為零,比如,如何找到好的FA幫助融資。公司在融資階段,如果選擇的FA經驗不足,就會出現給出BP之后,FA大規??袢龅那闆r。這種情況下,創始人并不能與關鍵投資人直接溝通,而是被投資機構的初級篩選人粗略看過。創投圈很小,當一家公司連續被幾家機構都打上了“看過”的標簽,尤其是加上幾句負面的評論,這個項目的融資很可能會異常困難。

此外,如何談好條款,比如“一票否決權”,這對于每個創業公司而言,都是無法繞開的問題。在OFO的敗局中,投資人的一票否決權引起了熱議紛紛,甚至還被認為是危機的根源,但對于投資機構而言,一票否決權是一項重要保障,沒有這一項條款,投資機構就不能“安心”投資。這就需要創業者提前了解,在實際操作中,一票否決權的形式主要分為“分類投票”和“合并投票”兩種。第一種指單一投資人獨享獨立的一票否決權,而第二種是所有優先股股東按約定投票比例,共同享有否決權。

當創業者與機構就“一票否決權”進行博弈時,很多創業者往往并不懂這一點,而一票否決權又混雜在密密麻麻的條款里,很容易被忽視。這時候,就需要經驗老道的投資機構,阿爾法公社就經常幫助創業者分析和評估融資協議,爭取最優融資條款。類似的情況不勝枚舉。

最后,許四清介紹了比較看好的賽道:企業服務。

在美國,每年to B 和to C 領域上市公司的市值是差不多的,但中國卻相差甚遠。原因之一是過去二十幾年中國在to B 的投資有欠賬,導致如今上、中、下游新涌現的優秀企業較少;第二是優秀創業者供給很不足,大量優秀人才投身到to C 領域。但隨著to C領域發展空間逐漸收窄、中國私營企業的快速成長,企業對于發展效率更加重視、越來越依賴管理工具,以技術創新為主驅動的企業服務賽道還有很多機會,to B至少還要成長20年。

  • 客服微信
  • 加好友免費咨詢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碼關注新資訊
  • weinxin
企業融資平臺